我和象棋的故事 02

我和象棋的故事 02
贺进
(转载于广东象棋网)

( 按: 深圳名手,象棋教练贺进发表在<广东象棋网>论坛的<我和象棋的故事>,真实感人,引人入胜,深受网友欢迎,点击率已超过十万. 现予以转载.)

1982年我因种种原因没有继续上学了,这是我自己的选择。当年我父亲和我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非常严肃,他很明确地告诉我说,将来你一定会后悔的。我说我不后悔,决意不再上学。大家千万别误会,以为我不读书的目的是为了学棋,根本不是。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当一名专业棋手。我的性格很叛逆,决定的事情不会去考虑后果,也不爱计较得失,所谓“性情中人”就是说的我这样的家伙吧?

退学以后我剪了个光头,每天往工人俱乐部跑。那里有个棋室,每天都有人在那儿飞车跃马,让我长了不少见识。那时侯电视还没有普及,麻将同样也没有普及,赌博抹牌的事情也抓得很严,所以象棋很红火。棋室是免费开放的,人们一直要玩到晚上9—10点才散去。

象棋室的管理员是个鹰钩鼻的老头,名叫向德鸣,大家都叫他老向。起初我对他是十分敬畏的,因为他的鼻子,还有他铁面无私的态度。比如有谁到了晚上十点还在鏖战,想赖着不走,多半会被他强行收掉棋子。他的口头禅是“还不早点回去,想跪踏板吗?”如果确实有俩人正杀得难解难分,他倒也并不十分催促,只是静立在一边,少顷加入战团,三两下把局面搞得清汤寡水,胜负昭然。这时赢家会得意洋洋,输家倒也并不十分沮丧:“呸!又不是你下赢的,是向家老爷帮你的忙,给你下你不见得能够赢!”于是大家散场,约定明天再来。

我到棋室的时间一长,大家也熟悉了,便有人偶尔也找我杀上几盘。不过这种情况多半出现在他们的老对手还没有到的时候。所以我大部分时间还是在那里观战。老向见我风雨无阻,每天报到,感到诧异。有一天他突然问我:“你叫什么名字?怎么不上学啊?”我回答说我不上学了,准备进父母所在的工厂上班(那时叫待业)。他又问了我一些情况,然后说:“我们下一盘吧?”

那盘棋我输得很惨。我摆下中炮,他轻轻飞了一步象(我在棋谱上没见过),我炮打中卒叫将,他上了步士。前面几步我感到他的着法并无特别之处,但进入中局之后却觉对方子力之间联系紧密,我有劲使不上。我设计了几个小计划都被他轻描淡写地化解,然后他的人马开始逐渐压上,我竟有透不过气来的感觉,未到残局已是溃不成军了,只好高举白旗。

下完这盘棋以后,我十分沮丧。老向很亲切地笑了,说:“你下得不错啊,只是经验不够。”说完从他的抽屉里拿出几本《象棋》月刊,递给我,“这是我们俱乐部订的,你拿去看吧,别忘了还我。”我接过书,感到他平时威严的脸此刻竟然是如此的慈祥。我问道:“您一定是我们县里面最厉害的吧?”老向哈哈大笑:“我算什么厉害?最厉害的那是张均安啊,他是我们县几十年的老冠军了!我不是他的对手,还有好多厉害的呢,我可不行。。。。。。”

这是我第一次听说张均安的名字,我牢牢记住了。

上一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