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象棋的故事 05

我和象棋的故事 05
贺进
(转载于广东象棋网)

( 按: 深圳名手,象棋教练贺进发表在<广东象棋网>论坛的<我和象棋的故事>,真实感人,引人入胜,深受网友欢迎,点击率已超过十万. 现予以转载.)

我15岁就进了药厂待业,开始赚钱了慢慢学会了抽烟喝酒,个子也不断长高,到1983年夏天,我已经长到了一米七八,成了大小伙子了。

1983年国庆节,我们县在工人俱乐部举办了一次较大型的象棋比赛。这次比赛分为甲乙两个组,凡是在历届比赛中获得过前6名的棋手在甲组,共有20多个人吧;没有进过前六的分在了乙组。甲组的后三名降到乙组,乙组前三名升入甲组。我报名参加了乙组的比赛。

乙组好像也有20多个人,要打大循环。我第1轮就输给了一位名叫熊振汉的棋手,但是并没有影响我的心态。后面的比赛我发挥比较稳定,一路过关斩将,积分领先。比赛过半的时候我碰到了体委分管棋类的何正华,他的棋虽然也算不错,但是正常发挥的话我觉得还是可以赢他的。可能是因为轻敌吧,我开局并没有占到什么便宜,进入中局后又因急于求成而走出了假棋,被老何抓住机会一顿很揍,搞得我捉襟见肘,穷于应付,局面非常被动。这时老何很是得意,开始发布赛场公报:“我要拿下小将了啊,这次乙组的冠军可能要姓何了!”我则气急败坏,苦思良策解围。不知不觉到了中午封棋的时间,轮到老何走子,他将自己要走的那步棋悄悄告诉裁判,我们封棋罢战。

从赛场出来,我心事重重,一心在琢磨老何到底走的是哪一步呢?只听后面有人在叫我,回头一看原来是刘正信。老刘上午比赛大发神威,将张均安擒下,心情正好,要拉我到他家吃饭。正好我想找个人帮忙出出主意呢,就跟着去了他家里。胡乱吃了几口,我拿出象棋,摆到封棋时的形势,向刘讨教。刘正信一看局面,问道:“你是红棋还是黑棋呀?”我说:“红棋呀!”老刘仔细看了看,摇头道:“你这盘九死一生啊!”我说:“死马当活马医吧,你帮我看看他会走哪步啊?”

那天中午我们没有休息,翻来覆去研究着我的棋局,最后得出结论:如果老何走得准确,我难逃法网;如果他走得不好,我有和棋的机会。当时的积分形势我只比老何领先1分(胜1盘2分),如果输掉这盘的话,后面他没有什么硬仗可打,冠军几乎就是他拿定了。事已至此,我也没有什么办法,只好尽人力而安天命了。

下午两点,战火重燃。棋局启封之后我看到老何走的那步棋,不由眼睛一亮:他果然没有走出最佳应手,我有和棋机会!

我迅速走出我和老刘拆解的最顽强应法,老何显然中午并没有认真研究其中的变化,随手走了几招,我突然发现机会来了!原来我可以回马邀兑,同时暗藏捉死他大车的恶着,逼其兑子可以谋和。于是我不动声色,愁眉苦脸地走了那步马。老何马上说:“哼!你想和我兑子?那不是要和棋?门都没有哦伙计!”他说着说着就准备去走子,我当时紧张得心都要跳出喉咙口了,心里暗暗祈祷他去摸马,那样他的车就会壮烈牺牲了。老何的手一寸一寸地朝那只马儿移过去,我感觉那一刻时间都停滞了。终于,他的手碰到了自己的马,但是就在一刹那之间像触了电一样飞快弹开了,同时听到他一声惊呼:“哎呀!”

老何在摸到棋子的一刹那间,发现了我的阴谋诡计,一时间很是尴尬,条件反射般把手缩了回去,口中不由惊呼:“死车!”

我大失所望,眼看就要到手的胜利不见了。这时旁边一位观战的棋迷笑道:“何体委,不能走马,那样你就输了!逃车吧。”老何略一思索,突然表情变得很严肃,他拿起那只马走了一步,然后抬头对那人说:“摸子走子!哪能悔棋呢?”我下意识地退炮将他的车捉死,走完以后又仔细看了看盘面,确信他已经回天无力,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老何静静地看着棋盘良久,轻轻吐出两个字:“输了!”脸上神色又是懊悔,又是伤心,但是稍纵即逝,转眼他又由衷地笑了:“小鬼头运气不错,这样的棋都被你跑掉了!以后要努力啊,不要骄傲。你连我都掐不住,怎么跟他们斗啊?”说着用手一指赛场另一边甲组的那些人。我连连点头,心中又是高兴,又为他难过。因为他这盘棋输了以后进前三名都不能确保了。

胜了这一局后,我后面一帆风顺,如愿以偿地夺得了乙组的冠军;老何不知道是否因为痛失好局而影响了心情,果然连前三名都没有进。与此同时,甲组的名次也出来了,来自下面乡镇的王素祥(也是我县名手,曾多次代表我们县参加地区比赛)力挫群雄夺魁,张均安和张金波分获二、三名。不知是谁提出由我们4人来一次小循环赛,最后一名请客,请大家吃夜宵。我本来就想请客,何况还有跟三大高手学习的机会,自然同意。大家兴高采烈,马上开始抽签。

我抽到了最小的号—4号;王素祥抽到1号;张金波2号;老张是3号。第1轮由王素祥拿红棋对我。

在这以前我从来没有和王素祥下过棋,但我心情并不紧张,因为我把这当做是自己难得的一次学习机会,输了也很正常。他起手中炮,我以屏风马应对,大家你来我往,很快就布成了中炮七路马对双炮过河的阵式。第9回合,我挥右车过河弃马陷车,王欣然接受,双方展开了激烈的战斗。王得子之后有些保守,被我占得先机,一阵猛攻拿下了此局。老王面红耳赤,摇头不迭:“没想到小家伙这么厉害,我们要退休了啊!”

上一页 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