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和象棋的故事 07

我和象棋的故事 07
贺进
(转载于广东象棋网)

( 按: 深圳名手,象棋教练贺进发表在<广东象棋网>论坛的<我和象棋的故事>,真实感人,引人入胜,深受网友欢迎,点击率已超过十万. 现予以转载.)

有一定功底的棋迷朋友都知道:士象局是最难把握的,开局阶段棋路纷纭,有如歧路亡羊,令人茫然。再加上多数情况下局面都很平淡,对我这样喜欢大刀阔斧攻杀的人来说实在乏味。好脾气的老刘陪着我下这种棋居然下了有一年,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十分感激。我们下得最多的是士角炮和起马局,下到后来,这些乏味的棋局也终于给我品出了味道。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在各种比赛中的成绩逐渐有了提高,对自己的信心也越来越强了。

到了我十七八岁的时候,我的生活发生了一些变化,象棋在我心中的地位也不再像以前那样至高无上了。

那段时间我在合成车间工作,车间里全是年轻人,没有成家的占了一多半。那几年麻将风悄悄兴起,迅速走进了千家万户。我们象棋界的很多人也未能免俗,大家聚在一起下棋的时候少了,打麻将的时间却多了起来。我那段时间对麻将的兴趣超过了象棋,下班以后就到处去参加牌局,学习136号文件。当时不是有个说法嘛:十亿人民九亿赌,还有一亿在跳舞。这样的日子过了有两年,我的棋艺水平停滞不前了。

当时,我的水平在县城里面算得上是进入了高手的行列,基本上每次比赛都不会掉出前六名去,但是也没有拿过冠军。张均安和张金波拿得多一些,刘正信和王声祥、胡元发也分别拿过一两次。我师傅严小毛得过几次亚军,也没有能再往前冲上一步。年轻一辈那时除了我之外,还有刘文军、杜卫星也慢慢成长起来,但还没有对老棋手形成什么威胁。

1986年的一天,我在俱乐部棋室里和几个棋友在那里闲聊,外面进来一个20出头的青年,问道:“哪一位是贺进?”我说我就是啊,你有什么事吗?那青年说道:“我叫黄少华,是毛嘴镇的,王素祥是我的师傅。我听他说过你的棋很好,找你学习学习。”我听他说得很客气,又见他土里土气的,全然没有放在心上,随口说:“好啊,那就下两盘吧!”

首局他以中炮进3兵攻我的屏风马,我对他稳中带凶的棋路不大适应,再加上有些轻敌,棋入中局就处在了下风。

我想方设法兑去他的双车,缓解一下压力。谁知他的马炮残局一点都不逊色,凭借子力良好的占位对我频频施压,搞得我好不被动。几个照面之后,但见敌军漫山遍野杀将过来,我军将士低头弯腰被敌人火力压制在弹丸之地,实在是生不如死。我最后抵抗了几步,见再无翻盘可能,只得缴械投降。

输了第1盘后我心中不爽,决定次局一定要捞回来以挽回面子。这时候棋室里面所有的人都围过来观战,有来迟了的就在那里打听:“这是哪里的人啊?什么来头?”因为在我们那个小县城里,我当时也算是高手了,能够赢我的就那么几个人,而且大家还都认识。今天突然有不速之客前来挑战,并且第一局还赢得很轻松,一下子让大家颇感诧异,同时又觉得十分刺激。

次局我执红先行,用拿手的“五九炮过河车”攻他的“屏风马平炮兑车”,这是我最熟悉的开局,多次在比赛中使用过,颇有心得。但今天却也没有占到丝毫便宜。进入中局以后双方对杀,一时难分优劣。我猛抽香烟,陷入长考。黄少华也燃起一只烟,面部表情甚为凝重。

我如果冒险对杀,感觉风险很大;但如先巩固阵地的话,他也可以从容布防了。真是令人进退两难。

上一页 下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