厂長父親辭職陪女學象棋 

厂長父親辭職陪女學象棋 

記者楊万國

小文靜和爸爸 

左曉峰曾是山東淄博一大型獸藥厂厂長,為了幫助患先天軟骨發育不良的女儿左文靜學習象棋,他人生歷經三次“賭博”:讓成績优异的女儿輟學專心學棋;辭去厂長職務回家;變賣所有家產舉家來漢助女學棋。

這位父親的功夫沒有白費:女儿來漢學棋后獲得全國少年象棋大賽冠軍,并于一周前晉級國家一級棋士。但是,全家人現在卻正面臨著生活困境。

父親辭職賣家產助女學棋 

12歲女儿晉級一級棋士,特級大師柳大華稱“絕對罕見”

(記者楊万國)12歲的湖北棋院職業象棋棋手左文靜,一周前晉級為國家一級棋士。中國象棋特級國際大師柳大華昨日評价稱,這么小的年齡成為一級棋士“絕對罕見”。

記者連日采訪發現,“罕見”的還有左文靜的經歷:3歲時被診斷出患有先天性軟骨發育不良症,今年12歲的她身高只有1.1米,比正常小孩矮三四十厘米。為幫助女儿學習象棋,父親左曉峰歷經3次“賭博”:讓成績优异的女儿輟學學棋;辭去厂長職務回家陪練;變賣所有家產舉家從山東來漢尋師。

左文靜來漢后,先后師從象棋大師周熠和特級大師柳大華,并一舉奪得全國少年象棋大賽冠軍(11至12歲組)。記者從湖北棋院了解到,左文靜系該院3名女子棋手中最小的職業棋手。目前她已經獲得今年的象棋個人賽參賽資格,有望沖擊“象棋大師”稱號。

12歲的女儿成一級棋士 

今年“六一”節,左曉峰沒錢帶女儿去游樂園玩,父女倆去武昌一家飯店觀摩了在那里舉行的象棋甲級聯賽。

几天前,12歲的左文靜在全國象棋等級賽中順利晉級,成為一級棋士。小文靜告訴記者,目前她已經獲得今年全國象棋個人賽參賽資格,她想爭取拿回國家“象棋大師”稱號。

昨日在小文靜借居的家里,記者見到了為培養女儿而經歷人生三次“賭博”的左曉峰。“生活很艱辛,但看到女儿每天都在進步,最欣慰了。”這位父親說。

左曉峰介紹,自己是山東淄博人,1991年畢業于山東理工大學,分配到淄博市獸藥厂工作,1993年,女儿左文靜降臨人間。

女儿3歲時,妻子隋日彩說,她發現小文靜比同齡孩子矮很多,醫院檢查的結果是,孩子患了一种先天性軟骨發育不良症。

“這种病沒有治愈的希望。”左曉峰說,這意味著心愛的女儿將是一個“袖珍人”。事實也正如此,今年12歲的文靜,身高只有1.1米,比正常小孩矮三四十厘米。

申奧成功決定學棋 

得知女儿患病的那陣子,左曉峰已經成為淄博獸藥厂厂長,月薪2000元,正是前途無量之時,醫生和親友都建議他們再生一胎,但他拒絕了:“女儿有病,更需要我們全部的愛,再生一個孩子怎么對得起她?”

在左曉峰看來,女儿与象棋結緣純屬偶然。小文靜五六歲時,家里曾教她學琴、學畫、學笛,但效果都不好。

2001年7月,北京申奧成功。那天他們一家看申奧晚會,夫婦倆很激動,說起也讓女儿學點什么体育項目。“說不定,2008年象棋會成為奧運比賽項目呢!”妻子說,兩人一合計打算教女儿學象棋試試。

第二天,左曉峰就去書店買了象棋書,開始教女儿下棋。因為工作忙,一開始的啟蒙任務交給了妻子。

一晃二十多天過去了,妻子突然對他說:“下不過女儿了!”左曉峰有些不敢相信,當天和女儿擺了一盤,結果父女倆殺得難分胜負。

“當時我就堅信女儿有象棋天賦。”左曉峰說。他的心中萌生了一個念頭:把女儿培養成專業棋手。

第一次“賭博”:讓女儿輟學 

2001年9月,小文靜上小學一年級。她雖然矮小,但“成績很不錯”。

“那段時間文靜白天上學,晚上練棋,很辛苦。不久就病倒了,患上了腮腺炎、猩紅熱。”母親隋日彩介紹,她不忍心讓女儿這樣辛苦,甚至開始反對女儿學棋。但左曉峰一心想把女儿培養成棋手,“与其這樣,不如干脆讓女儿輟學回家,專學象棋”。

左曉峰做出了第一次“賭博”。

回憶當年這一決定,左曉峰說面臨很多壓力,“文靜的班主任找上門來,說我是剝奪孩子的受教育權,親戚朋友也有不理解的,畢竟象棋很冷門”。但最終他還是說服了老師,保證在家里教文靜文化課。

“當時确實很冒險,但我想如果失敗了,大不了從頭再來,孩子還小”,左曉峰回憶說。

此后,他為女儿制定了一個系統的學棋計划,為女儿買回了大量書籍,訂了《棋藝》等雜志。每天下班一回家,顧不得休息,便開始和女儿一起練棋,研習專業棋書。

第二次“賭博”:厂長辭職回家 

女儿技藝越來越高,練棋花的時間也越來越多。因為工作忙,左曉峰只好給女儿請象棋家教,但請了好几位老師不是棋力不足就是只會下不會教。“淄博也沒有象棋學校,有一段時間沒顧得上孩子練棋,她的水平明顯下降了。”左曉峰說,他陷入兩難的境地。

“看來,只有自己回家教女儿了”,左曉峰回憶說,“那時我已經沒有退路,為了讓孩子學棋,只有再犧牲自己的前途來賭一賭”。

“辭去厂長職務确實讓很多人不解,同事、朋友也勸我謹慎從事。”左曉峰說。

左曉峰成了女儿的全職象棋老師。他帶女儿去街頭棋攤,小文靜一上場,几招下來就把几個附近的老棋迷殺得“片甲不留”,“轟動了整條街”。

也有失敗的時候,小文靜說:“每次被別人打敗了,就回家和爸爸复盤,第二天再去‘复仇’。”很快,在整個淄博市的象棋圈子里,左文靜漸漸有了名气。

2003年8月,淄博舉行象棋擂台賽。左文靜首次打擂,一舉戰胜當地“棋王”。

第三次“賭博”:舉家來漢打工 

“她的象棋水平提高得這么快,我也沒有預料到。”左曉峰說,“到2003年下半年的時候,她在當地已很難找到對手,我教不了她了。”

找不到對手,文靜棋力大降。左曉峰很著急。

2003年9月初,左曉峰找到青島棋院。一位教象棋的老師听了小文靜的故事后,一瓢冷水潑過來:“象棋很冷門,前途不好,風險太大,我勸你赶快回去讓孩子上學吧!”

左曉峰說,“老師的話讓我頗受打擊,去青島已無意義,只好怏怏地回到淄博”。可是,孩子的象棋之路必須走下去。

“我決定破釜沉舟一次,找一個象棋氛圍比較好的地方,讓孩子學棋”。

因妹妹家在武漢,左曉峰決定搬家武漢。

左曉峰把想法對妻子說了。“去武漢能不能找到工作,如何生活,當時也很猶豫。”隋日彩說。但為了女儿,他們決定再博一次。去年1月21日,農歷大年三十,變賣了所有家產的左曉峰帶著妻女,來到武漢,借居妹妹家中。

女儿拿大獎 家庭陷困境 

“文靜很幸運,總能遇到很多好人,好老師。”左曉峰說,文靜先后成了象棋大師周熠和特級大師柳大華的弟子。

去年8月12日,左文靜參加了全國少年象棋大賽。11歲的左文靜被分在女子丙組(11至12歲組),并一舉奪得冠軍。

記者從湖北棋院了解到,目前左文靜已經簽約為湖北棋院運動員,成為棋院三名女子棋手中年齡最小的職業棋手。

5月27日,左文靜在全國象棋等級賽中順利晉級,成為一級棋士。小文靜告訴記者,目前她已經獲得今年的象棋個人賽參賽資格,她要好好備戰,爭取拿到國家“象棋大師”稱號。

女儿漸漸走向成功,父親卻面臨生存困境。据介紹,剛來武漢時,左曉峰和妻子一時沒有找到工作,便在妹妹家開的中醫推拿館打工,可是推拿館不久關閉了。左曉峰只好去赶招聘會。

左曉峰說,自己有本科學歷和管理經驗,當時覺得找個工作沒有多大問題,“可是一些老板得知我的經歷時,覺得不可思議,甚至不敢錄用”。“一些單位要求年齡35歲以下”,今年36歲的左曉峰又遇到了年齡這只“攔路虎”。

“參加一場象棋比賽,遠一點的要花2000多塊,近一點也要花1500塊,女儿學棋也很花錢。”隋日彩說,因為沒有工作,他們變賣家產的積蓄快花完了。

記者在左曉峰家看到他的一大堆證書。他介紹,大學學的机械專業,他已獲得机械工程師職稱,他還擅長電腦操作,精通CAD制圖。左曉峰表示,他很期望能在武漢找個工作。

隨著小文靜棋藝的提高,陪練爸爸已被她“殺”得難以招架。記者陳卓攝

柳大華盛贊左文靜:12歲成一級棋士絕對罕見 

記者胡創

去年春節前,中國象棋特級國際大師柳大華做“盲棋”表演,其他的比賽都結束了,只有一個小女孩還在和柳大華“對弈”,就棋的形勢看,小女孩還略占上風,“這么小的小姑娘,水平有這么高,不錯!”那一次,柳大華記住了這個小女孩的名字——左文靜。

去年的全省少年賽前夕,柳大華找到了左文靜,并要弟子李智屏和周熠指導她,結果在全省少年賽上,左文靜一舉奪冠。

對左文靜的棋才,柳大華的評价是:“總体來說很不錯,去年全國少年象棋大賽,她第一次參賽就拿了冠軍,這是很少見的。”左文靜12歲就成了一級棋士,“這么小的年齡當上一級棋士,絕對是很罕見的,這個小女孩對象棋特別痴迷,象棋几乎成了她生活的全部。”柳大華肯定地說。

作為左文靜的指導老師,象棋大師李智屏表示:“她投入象棋訓練的時間是別人的几倍,除了天分外,能有現在的成績更多的還是靠刻苦。”左文靜今年將參加全國個人賽,向“象棋大師”稱號發起沖擊,她是否有這個實力?李智屏說:“她离象棋大師的差距不大,她現在也能贏一些水平弱一點的大師,實力大概能達到成年女子棋手的中游水平,只要加強訓練,戒驕戒躁,很有希望。”

不過,把象棋作為事業,左文靜才剛剛開了個頭,柳大華表示:“越往上走競爭越激烈,難度也越大,需要潛心棋藝才行。”